留学生讲新加坡疫情:有专人突击检查 出台限购措施


杨功焕:这次美国的表现确实让人很吃惊,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,美国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传染病流行病学家、公共卫生专家,美国疾控中心(CDC)是很多国家从事公共卫生的人心中的标杆。然而这次美国CDC发声很少,连数据统计都是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在做,这都是不寻常的。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体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可能《纽约时报》采访的那50多个专家的讲述揭示了一些问题。总之,美国对这次疫情的处理,确实是延误了时机,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。

我觉得光是靠这种责骂可能没有用,年轻人真的不知道问题严重性。而且完全待在家里也不完全解决问题,因为毕竟有人有必须要去做的工作。但是如果你清楚地告知民众风险区所在,会减轻人们不必要的恐惧。

如果全美各地出现多个“纽约”的话,那就是灾难性的了。所以其他地方要赶紧做好早期的公共卫生防控措施。

3月21日,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,一家纪念品商店关闭。 新华社  图

截至3月28日24时,新疆(含兵团)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76例(新疆维吾尔自治区52例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24例),累计死亡病例3例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3例。其中确诊病例中,乌鲁木齐市23例、伊犁州18例、昌吉州4例、吐鲁番市3例、巴州3例、阿克苏地区1例、兵团第四师10例、兵团第六师2例、兵团第七师1例、兵团第八师4例、兵团第九师4例、兵团第十二师3例。

澎湃新闻:纽约州州长预测三周以后纽约的疫情到达顶峰,届时住院病人将会达到14万人。纽约的医疗措施跟得上吗?

澎湃新闻:您是什么时候到美国的?现在住的地方在纽约哪里?

澎湃新闻:关于治疗药物方面,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表示对一些试验药物抱有很大希望,包括瑞德西韦、类风湿关节炎药物Kevzara(sarilumab)、洛匹那韦/利托那韦的组合药物,以及羟氯喹。您怎么看?

杨功焕:在纽约市的确诊患者中,50岁以下占到总病例数的56%。年轻感染者比例如此之高,其原因在于很多年轻人觉得自己不会感染,或者感染了也不严重,因此无视政府的规定,仍然经常外出玩乐。

流行病学追踪调查任何时间都不晚